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在學校的時候跑五千還算迷藥,迷情藥
在學校的時候跑五千還算是個任人物,上天,我只求妳保佑田語沒事就好了,她要是出了什麽事的話,我該怎麽辦呀?
 
我瘋狂的跑到了網吧,在網吧的門口,我看到了三個,安少,黃飛,還有壹個人她做在輪椅上,不是田語是誰?乍看到他們三個站住那裏看我哈哈的笑著,我真是吃了驚,上帝,搞什麽鬼,我這是做夢麽?
 
田語白了我壹眼:“白癡,妳看什麽看,不認識我了?”
 
我楞了壹下,要知道我跑這段路可是簡單呀!雖然沒有五千,可是三千總是有的,我用我生平最快的速度跑了過來,我現在還氣都沒有接上來呢,看著田語,不知道怎麽的,我心口酸酸的疼,然後幽咽的說:“原來,妳沒事呀!”
 
說完這句話,我就開始感到天地在旋轉,然後我就什麽看不到了,瞬間我就感覺自己軟了下來,如同壹根面條壹樣,我還聽到了田語焦急的聲音:“躍兒。”
 
在這兩個字鉆進我的耳朵裏之後,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。
 
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正躺在壹片粉紅色的世界中,正是田語的閨房。
 
田語正緊緊的握著我的手,此刻她就守在我的身邊,看到我醒了過來,她的聲音溫柔而充滿了濃濃的深情:“躍兒,妳醒了?”
 
我抽噎了壹下,沒有說話。
 
我看到田語的眼眶裏似乎有淚水在打轉著:“躍兒,對不起,讓妳擔心我了?”
 
我的心口劇烈的痛楚著:“為什麽?妳為什麽要這樣對我,妳明知道我是喜歡妳的妳明知道我很擔心妳的,妳為什麽還要試探我的真心?難道妳到現在還不相信我對妳的感情是壹片真誠的嗎?”
 
田語的淚水湧了出來,她很少哭,這是這次她哭了。
 
她輕吮著我的手指說:“躍,對不起,我、、、、、、“
 
我有待妳悲哀的冷笑道:“對不起,對不起有用嗎?妳知道我擔心妳擔心的要命嗎?看到我那麽狼狽,妳居然和他們笑得那麽開心,難道妳壹點都不感動嗎?田語,妳知道我擔心是什麽感覺嗎?我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停止了跳動,我相信自己看到的壹切,妳居然拿我兄弟來開玩笑,看到他血肉模糊,我、、、、、“我的心刀割壹樣的疼,可是我卻不能不忍住眼淚。
 
這個時候,門開了,是黃飛,他說:“王躍,我服妳,怪不得田語會喜歡妳,我告訴妳,今天這壹切都是我預謀的,我就是不服,我樣樣都不比妳差,她怎麽喜歡妳,而不是我呢?我想看看妳到底有幾分愛她,我看到了,但是我還是繼續追求下去的。“
 
我夢了,他預謀的。
 
我正想讓人給我解釋壹下,可是他卻走了。
 
我傻楞楞的看著田語。
 
田語說:“躍,這壹切我也不知道,妳去給我買可樂的時候,突然黃飛的人從我面前經過,我聽到他們說要對裏脊下手,我知道裏脊是妳兄弟,我不能不管,所以我就推著輪椅跟了上去。“
 
我開始想到了我看裏脊的時候他血肉模糊的樣子:“裏脊呢?裏脊梁、他有事沒有?“
 
“他沒事,他好好的。“
 
我暈了,我看到他傷成那個樣子了,居然還沒事?這個時候門又開了,是裏脊進來了:“王躍,我沒事,妳不用擔心。“
 
我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:“妳、、、、、、“
 
裏脊羞愧的底下了頭說:“黃飛找人綁了郝敏,我不能不陪著他演這場戲來騙妳。“
田語說:“因為自己推著輪椅,所以我慢了他們好久,我趕到現場的時候他們的樣子似乎是打完了,我當時也不知道那是在演戲給我看,然後我叫他們住手,他們就把我弄走了,我也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,就被弄到了網吧。“
 
“躍兒,我當時很擔心妳,我怕迷藥,迷情藥黃飛要對付妳,可是他也沒有說這迷藥,迷情藥是他自己演的戲,他讓安少帶妳到他的地盤上,這都是事先他和安少商量好的,我當時只覺得安少居然敢倒戈在黃飛那壹邊,我心裏發誓要將他千刀萬剮的。“
 
我靜靜的聽田語說著:“等安少回來的時候黃飛才笑著對我說:“田語,妳不用擔心,我看看這個王躍到底有多麽喜歡妳,也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,讓我輸個服氣。”我當時很郁悶,聽不懂他什麽意思。“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