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兄弟們,給我上,廢了他
兄弟們,給我上,廢了他,讓他做中國最後壹個太監。”
 
他們都向我撲過來的時候,我也趕緊揮出手中的鐵棍向那個陽臺跑了過去。
 
這個地方是壹個臺球廳,我抓起壹些臺球向這些人砸了過去,也算起到了壹些作用,追在我前面的人都躲了幾下,有點躲開了,有的沒有,可是躲開的也沒有落空,後面的人被雜中了,我趁前面的人彎腰躲的時候抓壹根球桿就刺了過去,刺中壹個人,我立刻就撤手然後繼續揮舞著鐵棍向陽臺跑去。
 
跑到陽臺我看了壹下,這下面是壹個垃圾堆,可以用“臭氣熏天”來形容,可是我不能被他們給廢了,而且我還要救田語,除非我死,否則我無論如何都要救田語。黃飛那個家夥是什麽都做的出來的,萬壹真把田語給強奸,我可是會痛苦壹輩子的,死,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生不如死。
 
我看了看這樣的地方,我這跳下去,是被摔死呢?還是被這沖天的臭氣給熏死呢?
 
算了,不管了,怎麽死也不比被這群王八蛋給廢了,然後看到自己最心愛的女生給強奸吧?風來源看著我冷笑道:“妳跑呀!我讓妳跑,我看妳往哪裏跑,妳還想跑到哪裏呢?我看妳省省吧!還是乖乖的脫了褲子,讓我們動手吧!”
 
我等著風來源問:“妳說,田語在哪裏?”
 
風來源懶洋洋的笑道:“我說妳真白癡還是加白癡?妳認為我會告訴妳嗎?”
 
我勉強的笑了壹下說:“既然妳用這麽多的人來圍我,妳都沒有膽量說出來,我看妳們嶺南的人也太遜了吧!”
 
風來源的笑容僵硬了:“妳這是在用激將法嗎?不過,反正妳也跑不了,我就不妨告訴妳了,妳來的時候找的是誰她就在哪裏了。”
 
我想,我是中計了,壹定是安少出賣了我。
 
那麽田與現在壹定就在網吧,在那個網吧的樓上了,她和黃飛兩個人對於東聯的人來說都是壹樣的,東聯的人惹不起也躲不起,要門安少是自願的,要麽他就是被逼的,可是他有什麽理由能被逼迫呢?他就算被逼也壹定是因為田語。
 
我黯然壹下說:“風來源,謝謝妳,謝謝妳告訴我,我這就去就她。”
 
我看當時風來源是壹楞,然後我提起鐵棍就從陽臺上跳了下去、
 
我壹跳出去就看到落日的余暉正漫天的向我灑了過來,可是那沖天的臭氣將我差點熏的暈過去,我落下來感覺是軟綿綿的,可是那臭味真的令人作嘔呀!我估計就是壹只豬也會被這樣的臭氣給嗆暈的。
 
好在,我有壹個信念,那就是田語。
 
我估計我從垃圾堆裏爬出來的時候還不如壹個修下水道的師傅,不如壹個掃大街的大娘,不如壹個撿破爛的大爺呢!
 
可是我不管,我爬起來就跑,然後順著壹道墻根的窄胡同鉆了過去,正跑的滿頭大汗,忽然天空下降下來了壹波水,哇靠,什麽水呀?我居然還有心情擡頭看迷藥,迷情藥壹下,上面有個湖南口音的五旬老媽唧咕的說:“這是幹嘛呀!潑個洗腳水都這麽有準頭,妳啥地方不走,偏偏鉆到這裏來了呢?”
 
哇靠,這人要是倒黴呀!就是我這樣,鉆個胡同還要被洗腳水給潑中,我就納悶了,妳說天還沒黑就洗什麽腳呢?
 
算了,還是趕緊快點跑吧!我還趕著去救人呢?
 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