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我很吃驚:“為什麽?”
我很吃驚:“為什麽?”
 
“因為我現在正是例假的時候,當然不好看了。”
 
我嚇了壹跳,那不是說,田語壹會小解之後我就需要給她衛生棉了?
 
我想到這裏有點激動,居然還興奮的說:“不,好看,壹定很好看的。”
 
田語笑笑說:“其實,躍,我也想讓妳看,不過今天不行,我要等傷好了,然後再好好的洗個澡,洗的幹幹凈凈的,然後妳想怎麽看就怎麽看。”
 
我笑笑說:“那我要是想摸的話?”
 
田語狠狠白我壹眼:“白癡呀妳!想摸的話妳就摸了,誰讓我就那麽喜歡妳這個白癡+小色狼+小混蛋呢?”
 
我聽了,那個心呀,當時就樂開了花。
 
有人見過心樂開了花生什麽樣的嗎?我想都沒有見過吧!其實我也沒見過!
 
“田語,我今天壹定可以看到的,既然我早看吃看都壹樣是看了,我今天就要看。”
 
田語只是笑了笑說:“只要妳能看到,隨便妳了。”
 
我抱著田語出來了客廳,可是剛開門,田語就楞住了,看著客廳裏的輪椅,田語的眼圈紅了紅:“躍,謝謝妳!”
 
我微微壹笑,感覺心裏十分的甜蜜:“妳和我還用客氣嗎?別忘了,妳現在可是我的人,我壹定會為妳考慮的,下午我就推著妳出去走走,壹直悶在家裏,等傷好了,其他病就悶出來了。”
 
田語摟住我的脖子,然後柔柔的在我的臉頰上親了壹下:“躍,不真是我的好老公。”
 
我當時只顧著感受迷幻藥,迷幻水,聽話水甜蜜和溫馨了,等我反應過老公這兩個字來的時候就差點松了手。
 
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說:“田語,現在我們兩個已經這樣了,妳叫我躍還好了,可是我叫妳田語感覺別扭,妳說我們能不能換個比較曖昧卻又不失很肉麻的名字叫呢?”
 
田語說:“好呀!那妳想叫我什麽?小語嗎?”
 
我想了壹下說:“這樣好了,我叫妳語兒,妳叫我躍兒。”
 
田語試著叫了壹聲說:“我怎麽感覺壹樣呢?除了聲調不壹樣,我們好像就是壹個名字了,是不是躍兒?”
我聽了呵呵的笑了起來。
 
把田語抱進衛生間之後,她讓我抱著她,然後她自己把內褲褪了下來,吧已經因滿了血的衛生棉從內褲上去下來,然後再馬桶旁邊解開那個袋子丟了進去。她讓我把她放在馬桶上,然後就讓我去她的櫃子裏拿新的衛生棉去,我拿回來之後她又讓我抱住她,然後她自己把衛生棉貼好,自己把內褲提好,從頭到尾,我屁都沒有看到。
 
我有點沮喪的說:“田語,我什麽都沒有看到呀,妳讓我看看好嗎?”
 
田語白了我壹眼說:“誰讓妳又叫我田語了,妳不是該叫語兒的嗎?”
 
我拍了自己的腦袋壹下說:“哎呀,我忘了。”
 
田語嘻嘻的笑了笑說:“好了,小白癡,妳不說帶我出去轉悠壹圈的嗎?還不趕緊抱起來,我已經在家悶了兩夜,現在我就想出去,在家壹個人真是太悶了。”
 
“語兒,我想問妳壹個問題,可以嗎?”
 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